<dd id="23uar"><noscript id="23uar"></noscript></dd>

    1. <th id="23uar"></th>
      <dd id="23uar"></dd>

    2. <li id="23uar"><wbr id="23uar"></wbr></li>
      導彈車模型,仿真導彈車模型

      公司簡介

      北京新源博藝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從事軍事模型及高精密仿真模型研發、生產、銷售集一體的綜合企業。公司座落于北京中關村科技園區上地信息產業基地東。公司有近10年從事軍事模型:火箭模型、導彈車模型、坦克模型以及軍事禮品、軍事紀念品設計、研發、生產制造經驗

      免費服務熱線

      公司自設生產基地位于河北省霸州市廠房占地1500多平米,配備了全套的模型模具加工設備及流水裝配生產線。 秉承企業“傳承精工品質”的核心理念,不斷吸納更多專業人才和成熟管理模式。

      “艱苦堅實、誠信承諾、實干實效”:以艱苦的作風打拼堅實的企業基礎;以誠實的信念承諾一流的企業服務;實干的精神創造高效的企業來服務我們的客戶!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軍事新聞
      盤點中國空軍11任司令員

      【本期話題】空軍11任司令功勛曝光 “鷹派上將”大有來頭

          11月11日是中國空軍的節日——65年前,新中國空軍宣布成立。

          歷經半個多世紀的風雨,中國空軍今非昔比,已發展成為一支裝備體系完備、訓練水平較高、攻防力量均衡的鋼鐵隊伍。按照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評價,中國空軍實力目前僅次于美、俄,位列世界第三??哲?span lang="EN-US">65年的發展歷史中,共產生了11任司令員,他們各有特點,而每個人的經歷,也都有著鮮明的時代烙印。

      劉亞樓,“雷公爺”被委以重任

      上世紀60年代初,劉亞樓在空軍觀摩會上。

      人物簡介

          劉亞樓,福建省武平人,1910年出生,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參加紅軍。曾任東北野戰軍參謀,新中國空軍第一任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1949年初,平津戰役前夕,時任東北野戰軍參謀長劉亞樓被任命為天津戰役前線總指揮。毛澤東和中央軍委考慮用3天時間攻下天津,平津戰役總前委書記林彪想限定在48小時內。劉亞樓則向林彪立軍令狀:“只需30小時,便可輕取天津。”

          林彪和羅榮桓告誡劉亞樓:“軍中無戲言。”劉亞樓說:“請按3天向中央上報,但我保證30個小時打下天津。”

          1月14日10時,天津戰役打響,次日15時,戰役結束。劉亞樓創造了29小時攻克天津,全殲守敵13萬,活捉守將陳長捷的戰爭奇跡。

          到了4月,當劉亞樓正準備率大軍揮師南下,參加解放中南廣大地區的戰斗時,突然接到黨中央命令,讓他留下來,負責組建空軍。

          中央選中劉亞樓主要有兩個考慮:一是他有勇有謀,帶隊伍素質過硬;二是建空軍需要蘇聯的幫助,劉亞樓有這方面的優勢。他曾在蘇聯軍校學習,并作為軍事參謀參加過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創造性地提出了空軍陸軍合成作戰方案,得到斯大林等蘇共領導人的賞識。后來蘇方多次動員劉亞樓加入蘇聯國籍,都被他拒絕了。

          接下空軍這副重擔時,劉亞樓才39歲。他事業心強,工作上敢抓敢管,雷厲風行。當時建空軍幾乎是從零開始。一個現實的情況是,能搭起空軍架子的骨干力量,除了少數學過航空技術的紅軍干部和東北老航校的地勤人員外,大多數是從陸軍調來的。劉亞樓就提出一個“在陸軍基礎上建設空軍”的想法。雖然那時我軍接收了不少機場,也從各方弄來不少飛機,并成立了一個由軍委直管的航空局,但中央要劉亞樓組建的是一支能夠打仗的空軍部隊。

          劉亞樓認為,要培養自己的飛行員,就要先建航校。不到半年的時間,劉亞樓就創辦了6所航校,并從蘇聯購買400多架各種類型的飛機。到1950年11月,剛剛組建一年的中國空軍就開赴抗美援朝戰場,投入作戰。

          中國空軍在朝作戰的兩年零8個月時間里,共出動戰斗機2.6萬多架次,擊落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飛機330架,擊傷敵機95架。通過朝鮮戰爭,不僅鍛煉了新中國空軍飛行員,也從蘇聯引進了一大批先進戰機,讓中國空軍的人員和裝備,快速趕上了世界的節拍。

          劉亞樓建設部隊向來以正規、細致、嚴謹著稱。他下部隊常戴白手套,用它擦拭窗格、門背、墻角,如果發現灰塵,負責人必遭痛斥。所以,他的部隊有句口頭禪:“苦不怕,死不怕,就怕劉司令來訓話。”

          劉亞樓對他的直接部下要求更為嚴格。他要求參謀人員匯報時必須“出口成章,對答如流”,套話、言之無物的啰嗦話,都是不能被容忍的。而且匯報時只能帶地圖,不準拿筆記本照念。

          劉亞樓為人豪爽,性烈如火,人稱“雷公爺”。他敢于堅持原則,即使毛澤東也敢頂撞。有一個故事當時流傳甚廣。中蘇關系破裂后,按照中央的要求,各軍兵種俄語翻譯或改行,或轉業,流散殆盡。劉亞樓則規定:“不經過空軍黨委批準,一個翻譯也不準動。不許隨便改行,確實沒工作干的,就集中使用。”毛澤東聽說后很不高興,一次當面批評他:“劉亞樓,你這是與中央唱反調。”劉亞樓反駁說:“我這是堅持科學。”毛澤東就冷冷地說:“是啊,就你劉亞樓講科學,你還是國防科委副主任嘛。”此后毛澤東數月不理劉亞樓。后來,毛澤東似乎有所反思,就找個臺階說:“劉亞樓喜歡說了算,空軍就讓他說去吧。”人們知道,毛澤東對這位愛將的信任沒有絲毫減少。

      吳法憲

      吳法憲,兩個“一切”差點毀了空軍

          新中國成立后的最初幾年,空軍和其他各項事業一樣,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但隨著第二任空軍司令員吳法憲一步步成為林彪反革命集團的主要人物,其不僅在 “文革”中犯下了嚴重罪行,“還差點把整個空軍毀了”。

          吳法憲是江西人,原本也是一個貧苦農家的孩子。參加革命后,他慢慢成長為一個能征善戰的指揮員和政治思想工作者。從土地革命和長征時的紅一軍團,到抗戰時期的八路軍一一五師,吳法憲一直是林彪部隊里的干將。皖南事變后,中央決定重組新四軍,吳法憲所在的部隊由八路軍轉為新四軍,他任新四軍第三師政治部主任??箲饎倮?,吳法憲率部開赴東北,加入東北野戰軍(即后來的四野),再次成為林彪的部下。

          吳法憲長期在林彪手下干,一直是林彪的崇拜者和追隨者。林彪也一再提拔吳法憲,對此,吳法憲感激涕零。吳法憲曾向林彪和葉群夫婦發誓說:“天變,地變,宇宙變,我忠于林副主席的紅心永不變。”他還帶領全家多次給林彪和葉群寫效忠信。

          “文革”初期,吳法憲也曾受到沖擊,有時幾乎到了絕望的地步,但他多次受到了林彪的保護。有一次,“造反派”正在圍攻、批斗吳法憲,林彪直接派他的警衛人員沖進會場,把吳法憲搶了出來。林彪還多次發話說:“吳法憲是好同志,他是左派,不但不能揪,還要重用。”當時,林彪是副統帥,他的話沒人敢不聽。很快,吳法憲從一個經常挨批斗的人物,變成了一個跟隨林彪批斗別人的人物。

          吳法憲效忠林彪,不僅是絕對服從,幾乎到了喪失任何原則的程度??哲姷墓ぷ?,他一切都按林彪的意見辦??杀氖?,林彪讓吳法憲去誣陷別人,他竟然也干。

          隨著“文革”迅速向縱深發展,林彪的野心也越來越大。他決心搞掉不聽話的時任代總參謀長楊成武、空軍政委余立金和北京衛戍區司令傅崇碧,就讓吳法憲出面搞誣陷。

          在陷害空軍政委余立金時,吳法憲出力最多。1967年夏,毛澤東離京巡視大江南北,楊成武和余立金等人隨行。其間,毛澤東對隨行人員發表了一些談話。余立金回京后,林彪和葉群就讓吳法憲出面三次找他了解毛澤東談話的內容,但都被拒絕了。林彪和葉群對余立金更是恨之入骨,決定伺機行動。

          正巧,不久有人寫匿名信,控告空軍的幾位黨辦負責人。吳法憲等人聲稱是余立金的秘書所寫,并將其“隔離審查”。一天晚上,吳法憲打電話要余立金去他那里看文件。當余立金走到吳法憲住處門口時,突然從黑暗中躥出幾個人,不由分說將他扭住,宣稱“你被逮捕了”。

          1968年3月24日,中央“文革”小組在人民大會堂召開駐京機關部隊1萬多人參加的大會。林彪在會上宣布,楊成武、余立金、 傅崇碧等人 “武裝沖擊中央文革”“陰謀奪取空軍大權”,企圖為“二月逆流”翻案,是“二月逆流”的新反撲者。中央決定撤消三人的職務。就這樣,余立金和楊成武、傅崇碧一起被打倒了,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楊余傅事件”。

          林彪和葉群看吳法憲對他們忠心耿耿,先后把自己的兒子林立果、女兒林立衡送到空軍工作。

          1967年,林立果(化名李果)進入空軍時,只有23歲。吳法憲先安排他當司令部辦公室秘書。僅過了幾個月,吳法憲就介紹林立果入了黨。兩年之后,林立果被提拔為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就這樣,入伍剛兩年多、才25歲的林立果,就成了一名副師級干部。

          1969年10月,吳法憲召集部下,對他們說:“林立果不簡單,是超天才,他可以指揮空軍的一切,調動空軍的一切。我們都要聽林立果的。”吳法憲的這兩個“一切”,實際上等于把空軍的指揮權交給了林立果。

          正因為有了大權,林立果開始在空軍秘密組織武裝政變的骨干力量,組成“聯合艦隊”。1971年3月,林立果主持制定了《“571”工程紀要》政變計劃,企圖殺害毛澤東后另立中央。結果陰謀失敗。9月13日,林立果同林彪、葉群等駕機外逃,不想摔死在蒙古溫都爾汗附近。

          1981年,吳法憲作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的主犯,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

      1980年,張廷發在西北某機場看望飛行員。

      張廷發,不負鄧小平重托

          1975年冬的一天下午,時任空軍政委的張廷發從南苑機場奉召來到鄧小平住處。鄧小平當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解放軍總參謀長,主持黨和國家的日常工作。這是他自1973年復出后真正走上國家領導崗位,準備開始全面整頓、糾正“文革”的錯誤。

          見張廷發來了,鄧小平招呼他坐下,也沒有客套話,就直奔主題:“你現在是空軍主要負責人了,對當前空軍的工作有什么打算?”這是鄧小平幾十年來的習慣,說話談問題,總是開門見山,抓住要害。

          張廷發也剛“復出”兩年,但他對空軍的工作已胸有成竹。簡要匯報了空軍的情況和存在的問題后,張廷發表示:“我們準備從整頓入手,對空軍的工作進行全面整頓,改變面貌,開創新局面。”

          鄧小平聽后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鄭重地對張廷發說:“好,就這么干!今天我找你來,就問這件事。當前你的首要任務,就是要保住黨對空軍的領導權不被野心家奪去,保證空軍部隊的領導權不被野心家抓走。”

          回到空軍后,張廷發馬上布置對一些重點部隊和一些特殊人物的控管。然而,時局很快又發生了變化。1975年末,一場突如其來的“批鄧、 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使鄧小平再次被撤銷了黨內外一切職務。

          1976年1月,張廷發到中南海參加中央打招呼會議。會上,江青公開點了張廷發和空軍的名,說“空軍政委不聽話”,要空軍的一些領導人“轉彎子”。

          張廷發知道,江青所謂的“轉彎子”是變相的拉攏。但他置之不理,橫下一條心,對“四人幫”批下來的材料,能頂則頂,能拖則拖。江青一伙見拉攏不成,就公開把手伸到空軍部隊。他們一面派人到部隊暗中搞“調查”,搜集張廷發等人的黑材料;一面由王洪文出面將空軍黨委常委分頭找去“談話”。張廷發幾次推掉了王洪文的談話,最后一次沒法再拖,索性在王洪文辦公室和他吵了一架。

          在和“四人幫”的斗爭中,張廷發病倒了,住進了醫院。當時已到了兩條路線緊急交鋒的關鍵時刻,葉劍英元帥專程派人給張廷發捎話,讓他堅守住空軍陣地,不能亂。張廷發知道事關重大,立即出院,親臨空軍作戰值班室坐鎮,密切注視事態發展。10月6日,“四人幫”垮臺,消息傳來,身體極度虛弱的張廷發興奮得暈倒在地。他和空軍黨委多數領導在嚴峻的政治考驗面前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1977年4月,張廷發被任命為空軍司令員、空軍黨委第一書記。

          1984年,舉行國慶35周年盛大閱兵式,當94架集殲—7、轟—6、強—5等多個型號的飛機,以不同的速度、高度和整齊的隊形飛過天安門廣場時,全國人民震驚了,整個世界也震驚了!一位應邀觀禮的美國空軍軍官由衷贊嘆:“中國飛行員的技術真了不起!中國空軍真了不起!”

      現任空軍司令員馬曉天曾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這是他2010年在“突擊—2010”中泰反恐聯訓上。

      馬曉天,強硬的將門虎子

          中共十八大前夕,解放軍高層將領進行了新一輪大調整。其中,最受外界關注的,當屬由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調任空軍司令員的馬曉天。當時,他已經63歲。有外媒甚至驚呼“馬曉天大有來頭”。

          馬曉天是共和國的同齡人,出身將門,父親是解放軍政治學院原教育長馬載堯。馬載堯曾被一位老朋友這樣評價:“思慮周全,語言與文字表達皆屬上乘,個人涵養尤其好。”馬載堯在部隊從事干部政治培訓工作長達30多年,在教育培養子女方面同樣不曾放松。

          上世紀60年代初,時值“過糧食關”的困難時期。馬載堯的一位老戰友從廣東到北京開會,順便看望他??梢灰娒?,老戰友的心情就備感沉重:當時的馬載堯骨瘦如柴,一家七口都面帶菜色,精神也很差。這位老戰友思來想去,最后硬著頭皮找到一位在海軍后勤部門工作的朋友幫忙弄了一桌飯菜,為老馬全家“改善改善”。馬載堯一家到餐廳坐下后,盡管幾個孩子已經饑餓難耐,但都規規矩矩地等著大人發話。老戰友對孩子們說:“別客氣了,快吃啊。”就在大家剛要動筷子的時候,年僅十一二歲的馬曉天突然問了一句:“伯伯,我們今天可以吃飽飯嗎?”老戰友先是一愣,等明白過來這話的意思后,哽咽著說:“可以,當然可以往飽了吃!”日后每提及此事,這位久經沙場的老軍人都忍不住要落淚,他說:“要知道馬載堯怎么教育孩子的,聽聽曉天這句話,就什么都不用說了。”

          16歲那一年,各方面身體條件都非常過硬的馬曉天終于圓了自己的參軍夢,并考入軍校,成為空軍某航校的學員。

          從空軍轉業到人民日報的高級記者徐建中,30多年前就采訪過馬曉天,至今一直沒有間斷聯系。22歲時,馬曉天成為一名空軍飛行員,并在3年后成為當時空軍最年輕的飛行副團長。徐建中敏銳地抓住了這個“新聞”,先后用了3個多月的時間,數次對馬曉天進行跟蹤采訪,寫出人物通訊《塔臺上的“兒童團長”》,發在解放軍報上。“塔臺上,馬曉天手拿話筒,沉著地指揮18架戰鷹進行高難度訓練……”一名新中國年輕空軍指揮官的成長經歷,激勵了無數同齡人。

          在和記者聊起馬曉天的履歷時,徐建中如數家珍:1994年至1997年,馬曉天任空軍第十軍參謀長、軍長,并晉升為空軍少將。此后,馬曉天又擔任空軍副參謀長、廣州軍區空軍參謀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998年珠海航展上,49歲的馬曉天親自駕駛SU30戰斗機參加飛行表演,贏得國內外同行一片喝彩。此后,馬曉天歷任蘭州軍區空軍司令員、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空軍副司令員;2006年調任國防大學校長,執掌中國最高軍事學府;2007年出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2009年晉升空軍上將軍銜;2012年10月,接任許其亮,成為空軍歷史上第十一位司令員。

          2013年6月10日,已退休多年的徐建中走進馬曉天上將的辦公室,對他再次進行了“采訪”。

          事后,徐建中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我一邊品茶,一邊環視司令員的辦公室——角落里有一只老鷹標本。我明白,飛行員的理想都是從鷹擊長空啟蒙的。桌子和書柜上擺放著很多飛機模型。我清楚,作為空軍指揮員,他必須對各種機型的性能了如指掌。主墻上掛著巨幅《孫子兵法》木刻。我知道,這更是一個軍事指揮家實踐空戰必勝的瑰寶……”

          徐建中不僅關注馬曉天的“成長”,更關注他的言行,因為他代表的是中國當代軍人的整體形象。徐建中注意到,馬曉天近幾年數次代表軍方的“發聲”,在國際上產生了很好的反響。

          2010年3月,韓國指責朝鮮擊沉其“天安”號軍艦。美韓借機舉行聯合軍演,美國航母欲闖黃海。當年7月1日,馬曉天在接受香港鳳凰衛視采訪時表示:“因為是在黃海,距離中國領海很近,舉行這樣的演習,我們是非常反對的。”他隨即高聲補充說:“對于他們的演習,我們已經明確地表達了態度,堅決反對!”馬曉天的這聲怒喝,給中外媒體留下了“鷹派上將”的印象。

          在2011年7月26日舉行的中日防務安全磋商會上,馬曉天就“日本向西南群島配備自衛隊”“日本在東海強化警戒監視活動”等問題向日方表示不滿,認為日本“正走向危險的方向”。對于日本新的《防衛計劃大綱》,以及日美發表的共同聲明提到的“中國在東海、南?;顒宇l繁是威脅、憂患”等,馬曉天強硬表示,中方沒有任何值得擔憂的事情, “南海問題是(中國同周邊國家)兩國之間的問題,和美國沒有關系”。

          除了上述4任司令員,還有馬寧、王海、曹雙明、于振武、劉順堯、喬清晨和許其亮等7位空軍當家人,他們都在不同時期為空軍的發展做出了各自的貢獻。

          建設一支強大的、在國際上有發言權的現代化空軍,是一代代空軍指戰員們的理想和奮斗目標。今年4月,習近平主席到空軍機關就空軍建設和軍事斗爭準備進行調研時強調,我們要“建設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強大人民空軍”。這讓很多外媒猜測,一支強大的中國空軍將呼之欲出。

      (文字來源:環球人物)

      北京新源博藝主營的 軍事模型除了 火箭模型、 導彈車模型還有 坦克模型、飛機模型、艦船模型、航天模型等,歡迎選購。

      欧美深深色噜噜狠狠网站yyy

      <dd id="23uar"><noscript id="23uar"></noscript></dd>

      1. <th id="23uar"></th>
        <dd id="23uar"></dd>

      2. <li id="23uar"><wbr id="23uar"></wbr></li>